张国荣和张学友的偶像,“上海人”谷村新司离开“再会,命运之星”

日期:2023-10-18 13:30:42 / 人气:286


昨天,日本资深歌手谷村新司去世的消息突然震惊了中国和日本的歌迷。他于10月8日在东京都立医院去世,享年74岁。
在日本乐坛,说起“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谷村新司。
这个“老朋友”有两层意思。首先,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已经凭借爱丽丝乐队在日本成名的谷村新司创作了大量被中国歌手翻唱的歌曲。
邓丽君的《星》,张国荣的《在一起》,张学友的《远方》...他的旋律已经成为中国街头的主流BGM。
“谷村新司、玉置浩二、中岛美雪撑起了香港乐坛的半壁江山”,一点也不为过。
“老朋友”的第二层含义,在于他在中国走了近40年,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感情。
1982年,18岁的梅艳芳赢得了第一届TVB新秀歌唱比赛。当时,谷村新司是现场的评委之一。2018年,69岁的谷村新司仍然站在上海大剧院的舞台上努力表演。
他对中国的熟悉真的就像回家一样。除了港、京、沪,你还可以在视频网站上找到他在桂阳和Xi安留下的影像。
白发苍苍、骨瘦如柴的日本老人在没有经纪团队簇拥的情况下,独自背着背包走出机场出口。
在中国的城市中,顾村先生称上海为他的第二故乡。
他在这里度过了许多快乐的时光,事业低谷的时候,他在这里得到了心灵的疗愈,传播着音乐和爱的火种。
01
来自远方的“明星”
谷村新司第一次来到中国是在1981年。当时,他作为爱丽丝乐队的成员,在日中友好协会的安排下访问了中国,并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了一场音乐会“HandinHand”。
据他回忆,当时台下几万人中有一大半是年轻人,小平同志坐在第一排中间,刚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
但观众的热烈反响让他明白,即使语言不通,他的音乐也能被这里的人接受,他一下子放下了很多。
“观众都穿着中山装(人的衣服),看得出来一开始挺拘谨的。我鼓足勇气来到前排的邓小平先生面前,使劲打。没想到邓老师第一个站起来,拍手随着音乐打节奏,瞬间就有几万人站了起来。”
在晚年,谷村新司回忆起这一幕仍然感到非常激动。"那天是中国开始流行音乐的日子."
毫不夸张地说,《HandinHand》成为改革开放后中国最大的演唱会。那次北京之行,爱丽丝还在长安街旁的露天即兴表演,周围都是北京的年轻人。
与此同时,由于的知名度,《星》也传遍了全国,而这首歌是1980年歌曲《昌》的翻唱,也再次加强了大家对这位日本歌手的印象。
“散落的星星,点缀着夜空,预示着命运。寂静中放射出的光芒,突然照亮了我的身影……”
有传言说这首歌是谷村新司为中国写的。后来接受央视采访时,白当面问他这个问题:你没去过中国,是怎么写出这首歌的?
顾村有些神秘地说,那是一次非常不可思议的经历。
“小时候,我一闭上眼睛,眼前总是浮现一幅山水画。我知道那是一个我没去过的地方,我也不知道那是哪里:一望无际的草原,远处的群山,满天的星星,吹来的凉风……”
“那种体验很强烈,像我上辈子去过的地方,日本没有这种风景。后来才知道这是中国北方的图,大概在黑龙江附近。”
02
商隐教授,顾存先生。
据统计,谷村新司创作的700首歌曲中,约有50首被中国歌手翻唱,即歌词用他的旋律改写。上世纪80年代,一大批香港歌手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成名的。
对于当时的这种趋势,顾村先生并没有任何反感或不屑。他总是把音乐视为一种可以分享的礼物。
“这首歌只属于创作阶段的我。当它流行起来,它就属于每一个唱它的人。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唱。”
音乐是表达爱的桥梁,应该用自己的方式和语言来传达,这一直是谷村新司的信念。在事业的低谷,这样的坚持治愈了他,帮助他在上海找到了新的人生方向。
55岁时,谷村新司关闭了办公室,决定去旅行。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收到了上海音乐学院的邀请。
时任上海音乐学校校长的杨立青告诉他:“中国音乐学校的教学方向多为古典,学生技术和理论都很优秀。但作曲和上台表演的内容不足。”希望古村先生能把一切都给对方。
想离开音乐圈的谷村新司被愉快地邀请了。2004年3月成为上音音乐工程系永久教授,中日音乐文化研究中心顾问。后来双方合作在上海成立了新的工作室。
不像有些明星只是名义上教书,谷村新司真的是来当老师的。
每个月他都会一个人飞到上海一个多星期,周一到周五每天上课一个半小时,五年如一日。
第一天上课,他就被中国的这些年轻人震惊了。进教室时,他把手中的半杯茶放在讲台上,60名学生全部起立鞠躬。
为了观察学生,他做完作业,从教室消失了15分钟。当他回来时,杯子又满了。“只要教室里有人,我的杯子就会一直装满水。”
顾存老师问大家:“歌词是谁写的?”只有两个同学举手,他开始指导大家如何写下自己的感受和感受。
啪的一声,谷村新司故意打翻了杯子,水溢到了讲台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用这个场景把它写出来。”
学生们逐渐开始明白了。“水在外面流,它不知道应该是什么形状……”
古村先生还带着这些年轻人出国到京都东大寺演出,让他们将二胡、竹笛与日本传统乐器相结合,进行各种新的尝试。
学生们后来回忆说,演出的背景是一大片风景优美的竹林。
“那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些乐器在一起是那么美好,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就像顾村老师的歌一样,把整个世界连在了一起。”
03
我后悔不能再来上海了。
得知谷村新司去世的消息后,沪上名嘴曹可凡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他与顾村先生的两次亲密接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一次,在NHK举办中日友好30周年音乐会时,我和滨崎步讨论了细节问题。因为我不懂日语,沟通有困难,谷村新司热情地帮助我,并立即上前充当我和滨崎步之间的英语和日语桥梁,最终所有的细节都落实到位。”
还有一次,谷村新司身着白色礼服出现在爱知世博会上海周表演现场,即将登场。
“突然,一个同事因为过度劳累晕倒了。他见状,立即脱下西装跪下进行急救,直到同事醒来,急忙走上舞台。事后,我问他如果演出延期了怎么办。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生命高于一切。”
作为海外推广大使,谷村新司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式上再次演唱了他的著名歌曲《星》。
本来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日本举行密集巡演,但是接到中方的日程安排后,他毫不犹豫地通知表演者改期,立即飞往上海进行排练。
排练的时候,顾村老师也没有敷衍。他唱得很起劲,走路小心翼翼,举手投足,对台下的工作人员很亲切很温柔。
2012年,谷村新司原计划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之际回国举办他的第40场演唱会。但由于当时中日关系,演出未能成行。
在接受一个日本电视节目采访时,他说这是他最大的遗憾。“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是不可避免的,但音乐是没有节日的。只要一个国家有你喜欢的朋友,我相信你就会喜欢这个国家,音乐也一样。”
2017年6月1日,在出道45周年之际,演出终于回到了上海。
在上海大剧院的演出结束后,68岁的谷村新司特意在新装修的他一直非常喜欢的海原梨园为一些老粉丝安排了一场晚会。
“台下大家唱歌的声音传到了台上。好几次都很感动。今天上海的老朋友特意为我们准备了这个地方。希望大家都能享受美食。”
一起举杯后,他羞涩地笑了笑,示意合影交流环节先放一边。“我刚唱完,肚子很饿。我们先去那里吃吧。”
台下粉丝多为中年人,纷纷再次鼓掌,现场一片欢乐。
第二年,谷村新司回到上海大剧院参加“38年之星”音乐会。此时他已经69岁了,说这一年对他来说意义重大。“我想通过歌声传达‘六头’此时此刻最后的心情。”
2020年,顾村先生专门录制了一段视频,为中国和上海加油。
“中国有很多我喜欢的朋友。音乐不分国界,不分年龄,歌曲可以连接每个人的心。”
“今年是促进中日文化体育交流年,我也有在北京和上海举办演唱会的计划。我一定会来见我在中国的朋友,让我们一起度过难关。加油,中国!加油,上海!加油!”
遗憾的是,由于疫情和身体原因,谷村新司生前未能再次来到中国,留下了极大的遗憾。"

作者:风暴注册登录平台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风暴注册登录平台 版权所有